新闻资讯

兄弟你们还好吗!_2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10 21:34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讲述实录

我是衡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扫黑民警张猛,今天我要讲述的是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。

这张照片拍摄于2018年5月。站在椅子上的就是我,右边的是张伟涛,左边的叫赵亮,我们都是“马家军”黑社会性质组织专案组成员。那天,我们侦办的这起专案即将移送起诉,战友们特别高兴,都抢着和这两米多高、110多本案卷合影。

说起这个“马家军”,当年在我们衡水可是恶名远扬。他们强揽工程、开局设赌、高利放贷、暴力拆迁,不可一世,甚至私自砸制冀TM的车牌作为马家军的标志,这个M就是马的首拼。我们100多名专案组民警,经过近一年的艰苦努力,终于把这个猖狂一时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。

我清楚地记得,拍照那天,我们仨还调侃说,这一年来,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,案子再不结束,媳妇都不要我们了。这回案子诉出去了,哥几个争取休个假,带上老婆孩子出去放松放松。可是,“马家军”案结束后,专案组成员哪个也没有休息,我们三人又投入到冀州1号、2号专案上。这两个专案,一办又是半年多。

去年年底,我们开始侦办另一起涉黑案件。今年1月3日,我和伟涛跟着副支队长去廊坊出差,5日晚上我返回衡水汇报案件情况,没想到,第二天早上,突然听到伟涛突发疾病牺牲的噩耗!一起奋斗的兄弟转眼间天人永隔,那种痛无法言说。我们把伟涛从廊坊接回家,公安部、省公安厅发来唁电。市局开了隆重的追悼会,战友们的心情都无比沉重。我们全体专案组成员眼含热泪,列队向伟涛致以最后的敬礼。

那天晚上,我和赵亮吃饭时,还特意给伟涛留了一双筷子,没吃两口早已泪流满面。我俩相互拍着肩膀,鼓励对方要保重身体,单位、家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咱们呢。也都发誓,以后伟涛家有什么事,咱都当自家的事办!

春节前,局领导告诉我们专案组,节日期间倒休几天,好好和家人过个团圆年。我们都挺高兴,赵亮还说,这回媳妇不会再埋怨咱了吧。谁知道腊月二十九,最后一个工作日,噩耗再次传来:赵亮也突发疾病牺牲了!他爱人受不了这种打击,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,那几天都有点神经质了,一直哭着问我们:“你们告诉我,我老公是不是去执行秘密任务了?”追悼会后,将遗体推入火化室的那一刻,我再也忍不住了,扑上去摸着赵亮冰凉的脸,痛哭着喊道:“兄弟。兄弟!”

图为赵亮生前工作场景。

这张本应令人高兴和自豪的合影,现在,却成了最悲伤的纪念。作为照片中的一员,我有着比其他人更深切的悲痛。伟涛和我是一个大队的战友,2013年市局成立打黑队以来,我们俩就在一起,他平时话不多,但工作非常认真,他侦办的“假记者敲诈勒索案”曾入选“全国扫黄打非十大案件”。赵亮是我警校时的小师弟,特别能干,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所长,他是去年1月份被抽到马家军专案上的。这一年,我们在一起工作和战斗过的时间,比陪家人的时间长多了。

我难忘和他们在一起熬过的那些日子。追踪“马家军”成员行踪轨迹时,我们开着私家车轮流盯梢、蹲守。冬天的夜晚寒风刺骨、手脚冰凉,夏天的夜晚酷暑难耐、蚊叮虫咬,我们不敢开车打火,生怕惊动了目标。饿了,就在车上干啃方便面和饼干,困了,就掐一掐自己的胳膊。遇到连续熬夜,伟涛总说:“你们抓紧时间吃点东西眯一会,我先给咱盯着。”外出调查取证,赵亮总是抢着开夜车,说:“我最年轻,精神头最足,不会犯困。”

那些日子,汽车和单位沙发就是我们的床铺,方便面和饼干成了主食。那些日子,抓逃的车票积攒了厚厚一摞,桌子上的笔录案卷堆积成山。偶尔有空的时候,和老婆孩子的视频通话就是最幸福的事……

终于,我们的艰苦付出没有白费,由于侦查工作扎实有效,马家军团伙93名犯罪成员全部落网,最终查证落实该团伙所涉命案、强奸、寻衅滋事、聚众斗殴等46起案件。现在他们正在接受法律的审判,我想远在天堂里的伟涛和赵亮此刻也会感到欣慰。他们以生命为烛,照亮了公平正义之路,他们以青春铸剑,扫出了一方朗朗乾坤。我为有这样的好战友、好兄弟而骄傲!

我深知,要斗争就会有牺牲,英雄的离去让我们痛惜,但,公安民警的骨头是硬的,千难万险也压不倒我们。问苍穹何者不朽,唯忠诚永不落幕!